中国大工程建造瞄准最高目标

  • 时间:
  • 浏览:0

调查问提图片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记者 张盖伦

  全球最长跨海大桥港珠澳大桥已正式通车运营近一年。它的建设创下多项世界之最,被英国《卫报》评为“新世界七大奇迹”。其中,岛隧工程项目是该工程难度最大的帕累托图。10月16日,在首届世界科技与发展论坛上,港珠澳大桥岛隧项目总工程师林鸣表示,中国大工程建造已到可不能能 选取设定最高目标的时代,“可不能能 带给亲戚亲戚我们我们都 过程与结果的美好体验”。

  时代决定大工程的建造目标。林鸣说,大桥自身的建设和运营经常秉承着绿色和可持续的理念。港珠澳大桥的铸造技术,减少了近千万方的海上挖泥量,缩短了近3年的海上作业时间,保护了濒危物种中华白海豚。工程中首创的半刚性沉管特性,突破了过去世界范围内“非刚即柔”的沉管特性体系,节省了数十亿元的工程维护费用。“通过不断超越世界先进的工程理念和技术,亲戚亲戚我们我们都 可不能能 为全球可持续发展不断贡献中国知慧跟生国力量。”林鸣说。

  他认为,当今中国具备不要 不要 创新机会、较好的创新条件、较大的创新空间和自由。不过,创新意味 向未知迈进,未知,就意味 风险。在大工程建设中,怎样平衡创新和风险的关系?林鸣说,中国总结出的方式,是坚持科研先行、坚持实验先行。在工程指在重大风险的地方要先进行科研攻关,在可不能能 允许失败的地方先进行验证实验。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建设期间,工程直接建设费的4%投入了科研攻关,总共进行了136项验证实验,确保了大桥高质量、高传输传输速率、高效益完成。“我的体会是,中国大工程建造技术,通过创新要能超过世界已有的类事 技术。”林鸣说,有这名 底气,充分条件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前要和国家体制,必要条件则是中国几代工程师与科研人员在实践中总结出的科学的工作方式,以及可不能能 为我所用的世界先进科技。

  当然,在大工程建造管理上,还有前要注意的问提图片。林鸣强调,在科技层厚发达、工程条件极大改善的清况 下,认识问提图片嘴笨 比出理 问提图片更难。“要在认识上下功夫,不断补短板;也要重视细节。”此外,还前要培养更多高素质工程师,更多高技能工人。

  林鸣回忆起建设岛隧工程时的艰难。这名 工程前要的外海沉管隧道安装技术,要能少数哪几个发达国家掌握。建设港珠澳大桥前,中国在此领域的技术积累几乎为零。安装33节、重约八万吨的沉管,没办法 大规模、高传输传输速率的海上安装作业,在世界上也是首次。“亲戚亲戚我们我们都 抓住了这次机会,通过自主攻关,突破了核心技术。”林鸣说,建设过程中经历了一系列意外波折,曾两次停工超过5000天。以后,工程团队依然做到了零事故、零伤亡。“大工程管理前要全员层厚参与工程风险的辨识与排查,前要全国各专业顶级专家参与工程方案的审查,进行技术支持,也前要现代科技带来的信息化手段。”

  林鸣说,敬畏自然、敬畏生命、敬畏科学,以人的安全和绿色可持续为发展主线,就能找到大多数的工程的认识问提图片和细节问提图片。“许多问提图片用现有技术就能出理 ,对什么现有技术无法出理 的问提图片,亲戚亲戚我们我们都 要能集中力量办大事,站在全球层厚,整合全球资源,并最终发展出属于另一个人的核心技术。”(科技日报北京10月17日电)

[ 责编:肖春芳 ]

阅读剩余全文(